本网站非政府官方网站

民生

二孩政策两年 广州提高公办幼儿园占比是对是错?

2018-10-31 来源: 阅读: -

QQ截图20181031120035.png


国家放开二孩政策已有两年多,第一波二孩宝宝即将迈入幼儿园。广州的学前教育资源能否承受?广州市政府已出台三年行动计划,市人大常委会近年也高度重视学前教育问题,并于上个月表决通过《关于促进我市学前教育普惠优质健康发展的决定》,这些文件系统部署了广州学前教育未来几年的目标、规划、行动方案。根据规划,广州在两年内要新办约580所公办幼儿园。


前文的《决定》提到一个引发争论的指标 — ——到2020年,全市公办幼儿园在园幼儿数占比达到50%以上。对此,有人士质疑,这是否有过分强调比例,有拔苗助长、踩低民办园之嫌。毕竟,公办、民办各有优势利弊,学前教育发展得好与不好,不在比例,而看人民群众满不满意。关于这一点,我也是认同的,“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公办民办幼儿园也当作如是观。不过,更进一步,我想表达的一点是,提高公办幼儿园的占比,正是为了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的学前教育需求。


谈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说一个事:2016年,《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改通过,其中的一个重要变化就是,禁止举办营利性的义务教育民办学校。换言之,民办学校要想营利,只能向义务教育两端拓展,也就是举办幼儿园、高中或者高等教育等等。虽然民间资本举办义务教育学校或许可以有一定的盈利,但必定不能过于明显,只能打“擦边球”,风险还是要高一点。而每年两会期间,关于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呼声并不少见,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学前教育供给并不能很好满足公众需求。究其根源,大抵与收费较高有关,而这一状况的出现,与公办幼儿园不够有很大关系。


以我的观察来看,公办、民办幼儿园收费存在很大的落差。一般来说,公办幼儿园每月费用可能在千元左右,但民办幼儿园一般在二千到三千左右,一些私立幼儿园的收费更高。一年下来,读公办幼儿园开销一万多,读民办的却要两三万。从家长经济状况分析,户籍人口大多条件较好,入读的是收费相对较低的公办园,而外来人口收入相对不高,读的却是收费相对较高的民办园,这种“反差”一定程度消解了外来人口的归属感。怎么解决这一问题?大体就是“两条腿”走路,在增加公办幼儿园的供给的同时,提高对民办普惠性幼儿园的生均补贴。


据了解,目前广州公办幼儿园占比仅三成左右。不容否认,这与历史上“国家鼓励教育产业化,把学前教育推向市场”而“广州走得比较快”有比较大的关系,但面临着学位需求激增的新形势,特别是到2020年新增的学前教育学位将达到18.3万个,改变势在必行。既然存在较大缺口,且公办幼儿园比例又偏低,那么,借这个机会大力发展公办园,补齐结构性短板,促进学前教育供给质量的整体提升,这又有何不可呢?


《决定》提出,每个镇街要建一所公办幼儿园,常住人口超过10万的镇街办两所公办园。这个要求高吗?平心而论,一点也不高,反过来这说明形势紧迫,现有的公办园数量严重不足。虽然不是说公办园比例越高越好,但至少公办园占比的提高,意味着有更多家长可以送孩子去收费较低的公办园,这在消费降低、学费升级的时代,对广大家长而言无疑是一种福音。


此外,《决定》还有另一个意味深长的指标,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占比达到80%以上。一方面,这足以说明政府并非单纯注重公办比例,而是更加注重普惠化。另一方面,这可以倒推出,剩下的20%的幼儿园提供的是高端化个性化的学前教育,遵循的是市场规律,为的是满足那些“不差钱”家长的需求。政府保障均等化、普惠化的学前教育供给,将个性化高端化的需求留给市场,这才是一个比较合理的结构匹配。


编辑:阿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