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非政府官方网站

财经

粤港澳大湾区IPO年中盘点:广深港三足鼎立 莞佛走强

2018-07-0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阅读: -

  本报记者 谭楚丹 深圳报道


  解码广深科创走廊“资本创新力”之九:大湾区投融资中考成绩单


  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粤港澳大湾区仍迸发出强大的资本竞争力。无论是IPO,新三板还是PE投资,粤港澳大湾区的融资数据均位列全国前列。尤为值得注意的是,新经济企业在多层次资本市场中的融资中,正日渐成为主力,而这正是湾区资本创新力的重要体现。 (巫燕玲)


4.jpg


  导读

  香港待上市的本土企业显现出“大消费”的特点。而广东九城则更多布局在计算机类。


  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即将披露,未来可期。


  根据2017年统计数据,粤港澳大湾区经济总量已突破10万亿元,正逼近纽约湾区。而IPO作为观察区域企业质量以及资本活跃度的指标之一,无疑最为市场关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整理数据发现,香港今年上半年完成上市的数量最多,深圳首发募集资金额最高。从上市储备项目分布来看,城市群发展呈现出梯级格局:广、深、港三个地区靠前,中、珠、莞、佛互相追赶且不相上下,而澳门、惠州、肇庆、江门四个地区则表现稍逊。


  深港IPO表现活跃


  根据wind统计,今年上半年粤港澳大湾区实现上市的家数共有47家;其中香港与深圳表现最佳。


  数据显示,香港上半年共有36家本土企业登陆港股,上市家数成为粤港澳大湾区中最多的地区。


  相比来看,广东9个城市登陆A股的企业家数合计仅有11家。具体到城市层面,深圳上市家数最多,共有6家;佛山迎来2家新上市公司;广州、东莞、珠海各1家。


  深圳一家券商投行人士7月5日分析称,这与两地上市环境的不同有较大关系。“主要因为A股的行政干预较多,今年IPO审核发行节奏放缓就是表现之一。”另一组数据显示,在IPO发行常态化的2017年,深圳同期新上市家数达到24家。


  但从募资规模来看,内地9城的融资金额更高,合计达到336.12亿元,其中深圳以300.13亿元排在首位;而香港36家首发企业合计募资仅40.59亿元。


  这与今年的巨无霸“工业富联”(6001138.SH)登陆A股有密切关系,6月8日其首发募资271.20亿元。该企业上市成为粤港澳大湾区资本市场的一大亮点。


  除了富士康以外,今年深圳还迎来一家新经济企业登陆A股,即“云计算第一股”——深信服(300454.SZ)。


  统计显示,与其它两大城市圈——“京津冀”与“沪宁杭”相比,粤港澳大湾区仍有强有力的竞争力。前者今年上半年在A股上市6家,募资规模合计75.70亿元。后者上市家数共23家,募资额合计229.51亿元。


  但“沪宁杭”上半年表现并不逊色。今年也迎来新经济企业——药明康德(603259.SH)的上市,公司作为医药界“华为”在上市后连续16天涨停;此外其还迎来物流领域及家具行业领域的明星企业的上市,分别为德邦股份(603056.SH)、美凯龙(601828.SH)。


  广州上市储备第一


  除已经上市的企业以外,上市的储备项目也是观察城市竞争力的指标之一,它体现出城市厚积薄发的实力。


  截至6月30日,香港待上市本土企业共有66家,在数量上仍然是粤港澳大湾区中的第一位。


  不过,在内地“九城”当中,广州则是A股IPO储备项目数量最多的城市。数据显示,目前在证监会排队审核的项目有11家,处于辅导备案登记的则有8家,成为目前最具潜力的城市。


  深圳则位居第二,其排队审核项目共有19家,上半年无新增辅导备案的项目。


  此外,东莞、中山、珠海、佛山四城的竞争潜力也不可小觑。


  其中东莞有5家IPO排队项目,上半年新增3家企业进入辅导期;中山则有6家IPO企业进入排队审核序列,新增1家辅导期企业。珠海、佛山合计各有4家。


  对此,广州一家券商投行人士表示,四城(莞中珠佛)的中小民营企业很多,体量小但很灵活,是券商新三板业务开展的主要区域。“这些区域目前排队上市的项目,很多都来自新三板。经过市场变化和资本投入,有的逐渐做强,达到了上市标准。”


  相较来看,惠州、江门、肇庆表现则不及上述四城活跃,惠州上半年新增1家辅导期企业,其余两地并未贡献增量。


  从排队企业的行业分布情况来看,粤港澳大湾区各城市的产业特点也清晰显示出来。


  香港待上市的本土企业显现出“大消费”的特点。上市家数最多的前三大类行业分别为“酒店、赌场及消闲设施”、“家庭电器及用品”、“食物饮品”。


  而广东九城则更多布局在计算机类。其中东莞、深圳、珠海三地的上市储备项目绝大多数为“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领域。


  “这里有溢出效应存在。深圳一直是华南区域最主要的计算机硬件制造中心,但随着深圳房价和物价的抬升,企业成本增加,这就导致其他城市享受溢出效应。而东莞则是深圳人才、产业溢出的重要承接地。近期华为从深圳大举搬迁团队到东莞就是最好的例子。”前述深圳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深圳一名PE人士7月5日亦表达相似观点,在其调研走访当中,目前佛山、中山等地多个产业园或高新园,不乏深圳企业的身影。


  此外,深圳在“专用设备制造业”与“专业技术服务”的领域亦表现突出。相较之下,广州地区上市储备项目则来自各行各业,表现更为多元化。而佛山与中山的产业则更集中于“制造业”。


编辑:apple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