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非政府官方网站 大湾区企业网:发挥企业民间价值,弘扬正能量,万众一心助力大湾区大融合齐发展好生活

民生

深圳拟禁餐饮最低消费,商家:改按小时收房费更透明

2020-09-16 来源: 阅读: -

9月11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在其官网公布了《深圳经济特区文明行为条例修正案(草案)》(下称《修正案(草案)》),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修正案(草案)》明确倡导文明用餐,反对餐饮浪费,并拟规定餐饮经营者不得设置最低消费,旨在通过完善立法进一步制止“舌尖上的浪费”。


对于深圳拟规定餐馆禁设最低消费,你怎么看?南都日前发起相关话题的热点站队投票,超过7成受访者投赞成票,认为餐饮行业的“低消”并不合理。其中,设置在500元至800元区间的最低消费最为常见。不过,也有声音认为,餐馆设置低消门槛本质上是一个市场行为,也是服务品牌发展战略的一种手段,可以理解。多位知名餐饮商户均表态支持杜绝餐饮浪费,除了主动提示点餐过量及打包等做法之余,有餐饮企业提出参考KTV包房的做法征收小时房费更显公开透明。


超七成受访者投赞成票


认为禁设“低消”有助于缓解餐饮浪费


在《修正案(草案)》中,明确倡导文明用餐,反对餐饮浪费,包括合理点餐、适量取餐、注重膳食平衡、按需采购食品、不制作和传播宣扬暴饮暴食的作品等。同时规定,餐饮经营者不得设置最低消费,应引导消费者餐前适量点餐,餐后主动帮助打包,对节约用餐的消费者给予表扬和奖励等。


除了个人消费者和商家,《修正案(草案)》还在现行条例基础上,压实国家单位、企业事业单位、群团组织、其他社会组织、各级各类学校、政府各有关部门等主体在节约资源、制止餐饮浪费行为、加强宣传教育等方面的具体责任,例如规定“各单位食堂应当建立健全节约用餐制度,实行用餐人员动态管理,做到按用餐人数采购、做餐、配餐”等,推动全社会深入推进制止餐饮浪费工作。


本意在杜绝餐饮浪费而出台的禁止餐饮设立“低消”的意见,市民们又怎么看呢?超七成受访者投赞成票,认为餐饮企业设置最低消费门槛并不合理。在去餐馆吃饭遭遇最低消费的频次选项中,近三成消费者选择了“经常”,选择“偶尔”的人数也占比超过六成。当中,设置在500元至800元价格区间的“最低消费”最为常见,占比近五成;800元至1000元、1000元至2000元的价格区间则各占比两成。


“有时候明明吃不了这么多,但为了达到餐馆规定的最低消费额,不得不多点几个菜。”受访者陈聪表示,常在包间碰上最低消费,比如车公庙的一家鸡煲门店,选择包间消费可以更早排到号减少等位时间。但一个包间动辄上千元的低消门槛,意味着如果聚餐人数不够十位,就需要下单更多的菜品。


观望声音认为合理低消并非不可取


但需要提前清楚告知


事实上,走访及问卷调查中,仍旧有近三成的受访者提出观望及反对的声音。常有商务宴请需求、周末爱和家人朋友外出聚餐的张东表示,在合理范围内的最低消费并非不可取,这本身是一项市场行为。但需要提前告知,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张东认为,适当合理的低消可以杜绝蛮横的消费者,应该禁止那些漫天开高价的低消行为,在尺度上找一个平衡点。包间的设置更多是为了商务宴请或者团队聚餐,这本身就有人数的要求,如果根据堂食的人均消费参数去设置消费门槛,也不算过分。“到底是规避消费人群还是明摆着宰客,消费者会用脚投票的”,张东表示自己遇上有设置最低消费门槛的餐馆,都会根据就餐人数及人均用餐消费做一个合理估算。


曾经开设甜品门店、如今转型线下茶饮生意的林梓泉指出,最低消费的设置是有合理性的,它的本质是为了弥补不足以分摊到消费额上的租金、水电、环境、服务等刚性成本。“如果真的遇上有消费者,进店只点了一瓶几元钱的维他奶,却在门店沙发读书看报呆了整整一下午,而有意点单更多的消费者却因位置不足或者场地空间狭窄选择了其他门店,那么餐饮就很难持续经营。”林梓泉解释,很多时候部分最低消费的限制也是为了更好服务消费者,当然这个市场经济行为也有自己的代价,就是把不接受这样行为的消费者推出门外。


不过,受访过程中也有深圳市民表示,最难受的“低消”体验是事前没有清楚告知、等到坐下来进行消费或者最后收尾买单时,才被告知消费账单不够额度。“大部分设置‘低消’的多是场内包间,堂食有‘低消’的餐馆还是比较少见的。以前有碰到过进店坐下来开始点餐时,才被服务人员告知有最低消费,会感觉非常无理和不尊重顾客”,市民程淑芬表示。


杜绝餐饮浪费市场主动发力


餐饮商户建议收取小时房费


餐饮市场也对此次征求意见稿提出一些意见,在杜绝餐饮浪费上,深圳餐饮也拿出了应有的态度。集团麾下有着因音乐餐厅而闻名的胡桃里,合纵文化执行总裁覃文平表示胡桃里没有在门店设置最低消费门槛,这是因为胡桃里本身就主打轻松、开放、平等的就餐氛围。


“行业内确实有企业和商户设置了最低消费,但这个行为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每个品牌的发展理念都不一样。”覃文平以飞机头等舱为例子,举例表示一些相对高端的餐饮品牌在收费标准上有所不同,也是因为有消费者愿意为更私密的空间及更雅致的服务去买单。


在表示理解的同时,覃文平也提出相对更为透明、公开的做法。参考KTV的房费及酒水餐饮分开征收费用,她建议可以征收小时房费。针对额外提供的专人服务等等,可以参考五星级酒店的做法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用。“只要每个条项清晰透明,消费者也是可以接受及理解的,这样子既能服务高端品牌的发展策略,也能有效避免为达低消而造成的粮食浪费。”


表态支持杜绝餐饮浪费及餐馆禁设“最低消费”的,除了胡桃里,还有以湘菜细分品类辣椒炒肉为特色的费大厨。走访深圳餐饮市场,记者注意不少门店,均有类似“光盘行动”“杜绝浪费”等提示信息,有张贴在墙壁上、也有打印在菜单纸上,点菜过程中消费者会主动询问菜量是否足够或也有服务人员主动提醒。


“相较于高频次的小型聚餐,大型聚餐因为人数较多,点菜并不好点;大型聚餐常常会带有宴请的性质,宴请者点菜时也会考虑排面等因素,容易超标。家庭和朋友聚餐,消费者更倾向于把食物打包带走。”费大厨品牌负责人杜巧表示,两位或者三至五位的家庭用餐、朋友聚餐,现场餐桌上浪费程度较少。对于大型聚餐,动辄七八人乃至十人以上的饭局,餐饮浪费现象就比较明显了。因此,餐厅工作人员也会主动提醒打包、点菜超标等信息,同时门店会根据实际就餐人数准备对量的米饭。


未来还有哪些做法?合纵文化执行总裁覃文平表示,当下“小菜”的开发成为新趋势,即开发价格更低的小份量菜,这样子食客可以在相宜价格下尝试更多口味的菜品。


编辑:阿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