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非政府官方网站 大湾区企业网:发挥企业民间价值,弘扬正能量,万众一心助力大湾区大融合齐发展好生活

湾区

相关:地下城

广州未来的“地下城” 将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

2019-08-13 来源: 阅读: -

QQ截图20190813105533.png


近日,总投资33亿元的番禺万博地下空间进展备受关注,这里将打造集交通、停车、商业、市政于一体的“全天候购物公园”,预计2020年完工。而根据早前的《广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11~2020)》,到2020年广州市的地下商业空间面积将达800万平方米,据该规划广州还将建设国际金融城、广州南站地下空间、奥体中心周边地区、白鹅潭现代商贸区等14个地下公共空间发展核心区。今年6月公示的《广州市国土空间总体规划(2018-2035年)》草案,也提出加强地下空间综合开发利用,划定重点开发区域,开展详细规划。记者梳理发现,上述14处地下空间,除天河CBD地下空间已建成运营,万博商务区、国际金融城、广州南站区域等地下空间还在建设中,其余地下空间暂无相关规划进展。


A


万博商务区地下空间


广州在建最复杂“地下城”


万博商务区地下空间堪称目前广州在建最复杂的“地下城”,总投资33亿元,总体量约180万平方米。主要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公共地下商业空间,另一部分是各商业项目的地下空间。最为关键的工程是公共地下商业空间项目,主要位于万博商务区的汉溪大道、万博二路两条主干道下面,总建筑面积28万平方米。据悉,万博商务区公共地下商业空间负一、负二层为商业,将引入超市百货、水族馆、溜冰场、零售、餐饮等业态;负三层为停车场;负四层为地铁站台和停车场。


万博公共地下商业空间将划分为中区海洋世界及五大特色主题分区——威尼斯主题、冰雪世界、日韩主题、港澳主题、儿童乐园。另外还将利用灯光及声音的相互配合,在建筑设计中巧妙引入光、声、水、色等元素,与地面“四季”同步变换的效果,创造生动的、独一无二的感官体验。另外,通过一条3.56公里的地下环路,万博地下空间将与德舜大厦、广晟万博城、粤海·天河城、奥园国际中心、四海城、华新汇、敏捷广场等项目在地下连为一体。整个空间分布多个行人出入口,无论从哪个区域到地面都十分便利。


在万博地下空间的规划中,还将利用万博商务区南北高差约20米的地形特点,以退台方式构造可自然采光的半地下空间,同时形成两条特色骑楼街。交通方面,除了城市道路,万博地下空间还设有公共交通枢纽,已开通的地铁7号线和18号线(建设中)在德舜大厦和粤海天河城之间设置了南村万博站,规划设计南村万博站地铁轨道和站台位于地下负四层。据了解,目前万博商务区地下空间主体建设已完成,开始进入内饰阶段,预计2020年完工。


B


广州国际金融城地下空间


将规划新增3条过江隧道


根据相关规划,金融城将开发全国最大的地下城,地下空间面积约180万平方米,约是目前广州最大的珠江新城地下空间的3.6倍。今年5月,广州国际金融城起步区花城大道建设工程开始环评审批前公示。公示信息显示,整个项目将建设11条地面道路和17条地下道路,地面基本留给行人和公交系统,花城大道金融城段和新型轨道交通系统都深入到地下负三层。


6月,《金融城东区控制性详细规划》经广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公布实施,提出开发5层地下空间,商业规模达7.5万平方米。其中,负一层主要是地下综合开发、地下商业服务和部分地下停车,同时预留管线直埋层;负二层主要是地下综合开发、部分地下停车,地下公共通道,地下商业接地铁5号线车陂南、东圃、三溪站等站厅层;负三、四、五层主要是部分地下停车、地铁线线路。规划还提出,设置地下公共通道,连接车陂南地铁站、社会停车场,以及各产业地块,重点开发中部带状公园地下空间,形成立体复合的城市综合体。


交通是金融城地下空间的一大亮点。金融城东区现有地铁4号线、地铁5号线,设有车陂南站、东圃站、三溪站三个地铁站;还有黄埔大道、临江大道等主干道。金融城东区内猎德大桥、华南大桥、琶洲大桥、车陂隧道(在建)、东圃特大桥主要以过境交通为主,还将规划新增3条过江隧道——车陂路-新滘东路隧道、喧悦新街隧道和琶洲东隧道。


C


广州南站区域地下空间


多功能大型地下综合体


广州南站地下空间及市政配套工程至今已持续8年,根据早前规划方案,该工程是集交通、文化、休闲、商业、人防等功能于一体的多功能大型地下综合体,市政配套包括公共厕所、垃圾房、警务室、便民服务点、卫生站、垃圾收集站等,施工范围内存在运行的地铁二号线及七号线。该工程面积最初号称全市最大,不过此后经历了规划调整及面积缩减。最早的广州南站区域地下空间及市政配套设施工程总投资额达43.56亿元,项目总占地面积43.6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33.69万平方米,其中商业配套设施面积11.26万平方米(含地下一层餐饮面积29927平方米),停车场76794平方米。


而根据在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进行招标的广州南站区域地下空间市政配套设施工程项目土建施工总承包等相关公告,南站地下空间及市政配套设施工程为单体地下建筑,主体结构大部分为地下一层、二层,局部三层。项目东邻屏山河、南邻南站南路,西邻广州南站,北邻南站北路,下穿石兴大道、三坊路及石洲中路,项目总用地面积约20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26.68万平方米,项目整体比初始规划“缩水”了约一半的规模。


专家建言


地下空间在用途上


不止有商业一种选择


“地下空间对于城市核心区而言是非常宝贵的资源,加快地下空间开发与建设也是城市发展的趋势。”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表示,此轮广州国土空间总规未详细谈及地下空间,但预计未来有一系列地下空间专项规划出台。胡刚也指出,广州地下空间建设经历了一个从“分散建设”到“统一连通建设”的过程。“广州在初期没有顾及到每个地下空间之间的连接问题,现在,设计师对各个空间都进行了统筹考虑,这也大幅提高了地下空间的利用率。较早建成的花城广场和新近建设的广州南站地下空间便是两个典型的例子。”据了解,针对花城广场连通性不足的问题,2017年天河区就面向全球征集微改造方案,让花城广场打通,实现天河CBD地下空间的连通。


地下空间开发多依赖轨道交通,商业则是广州多个地下空间开发的主要用途。早年广州已有动漫星城、流行前线、地王广场等老牌地下商场,近年来在天河城、正佳广场、广百中怡店等地上大型商场崛起后,天河又一城、时尚天河等地下商场又进一步扩展了天河路商圈的业态和规模。对此,有地产行业人士分析认为,这些老牌地下商业体均是在地面商业发展较为成熟、缺乏发展空间的情况下,才有往地下拓展的需要。而在建的万博商务区、金融城等区域地下空间,其地上商业还未完全发展起来,地下商业的建设体量就如此巨大,后续经营可能会面临一定挑战。


谈及广州地下空间未来的发展,胡刚也表示,地下空间在用途上不止有商业一种选择。“除了进一步升级地铁等交通设施,广州地下空间建设还可参考日本利用地下空间进行垃圾运输处理的模式,利用地下空间来处理污水、疏通积水、铺设综合管道等,这些都是值得考虑的发展方向。”而在规划方面,胡刚强调应该通过完善相关政策法规,来明确地下空间的产权界定。“若不对地下空间产权进行合法合规的界定,随着将来地下空间的不断开拓,可能会引起众多纠纷。”


编辑:阿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