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非政府官方网站 大湾区企业网:发挥企业民间价值,弘扬正能量,万众一心助力大湾区大融合齐发展好生活

湾区

相关:深中通道

广州VS深圳:深中通道背后的城市博弈

2019-08-02 来源: 阅读: -


深中通道所在位置(红色圈处)


有关这两座城市的竞争,民间多有传闻,但真正将这种传闻公开化的源于一个通道的修建——深中通道。


数度被延迟修建的通道


在珠三角东、西两岸,分布着广东经济最为发达的几座城市。东岸,以深圳为主的城市群有“深莞惠”,即深圳、东莞和惠州;西岸也分布着“珠中江”城市群,即珠海、中山和江门。


改革开放40年来,东岸发展比西岸快。特别是作为特区的深圳,其经济上的巨大成功,使西岸不少城市也希望从中“分到一杯羹”,接受源自深圳的产业带动和辐射作用。


而这,亟需一条便捷通道将东、西两岸打通,否则,从深圳前往西岸的城市,需要绕行到东莞、广州等才能抵达。


有没有更近的路子?有,需要在珠江上建一条跨江通道。这想法,自上世纪90年代末就已在广东决策层萌生,想法付诸行动也很早。


据2017年9月25日深圳市人民政府口岸办公室发布的消息,2002年8月,广东省计划委员会委托中国公路工程咨询监理总公司进行“深圳至珠海过江隧道”方案的研究工作,“深圳至珠海过江隧道”方案的研究工作由此启动。


但后来,深圳前往珠江西岸的落脚点有变,由珠海变成中山。2004年,深圳至中山跨江通道的研究工作正式启动,深中通道项目应运而生。


2019年7月上旬,深中通道管理中心发给红星新闻的采访答复函显示:“为确保项目科学有序推进,早在2002年,广东省发展改革委就启动(深中通道)项目过江通道方案研究。”


但项目真正进入建设阶段,据深中通道管理中心给红星新闻的采访答复函称:“经过行业内多方专家多轮次的比选论证,2015年1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作出批复,明确项目采用东隧西桥方案。2016年12月,深中通道项目主体工程西人工岛顺利开工建设。”


由此可见,深中通道从方案研究到国家发改委批复,历经13年,如果算到真正落地建设,那也经历了14年的曲折进程。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2014年8月7日,南方都市报曾将这问题公开报道,彼时,来自深圳和中山的全国及省人大代表实地考察深中通道在中山的登陆点以后,在召开的深中通道建设筹备情况交流会上,多位全国、省人大代表炮轰深中通道进展缓慢、迟迟不能立项的原因。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当时,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罗莉介绍说:“这次深圳共有全国和省人大代表16名来中山考察,就是想了解深中通道的前期进展情况和从2008年到现在为什么进展缓慢的原因。这么多年项目一直搁置,还处于论证状态,大家都很困惑和不解。”


当时,中山市发改局副局长董才表示:“前期工作推进很慢,原因很多。到末期,我认为最核心的问题在于广州。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东风是广州,广州不但不吹东风,还吹点冷风。”


董才认为,不只是深中通道,深茂铁路深圳至中山段迟迟不能开工,核心也卡在广州,过珠江桥那个点位迟迟定不下来。


时任中山市城乡规划局副局长何俊文也参与了那次会议,他当时表示:“中山在1998年编制城市总体规划的过程中,就曾思考如何与深圳对接的问题。”


目前,何俊文在中山市自然资源局任副局长,红星新闻近日联系他采访时,他已不愿就此再发表意见,“毕竟,已经过去了,要往前看”。


当时,中山市交通局规划科副科长陈嘉毅将广州的焦虑“和盘托出”。他表示,广州担心自身被边缘化,因为“珠三角西岸和东岸的联系,以前都要通过广州,而A3方案(东隧西桥横跨珠三角口),意味着广州的中心位置不再。此外,广州担心不利于南沙港的发展,因为A3方案,尤其是连接南沙龙穴岛的支线,可能影响珠江航道,阻碍南沙港大型船只的通过。此外担心国防安全。”


但这次媒体的公开报道后,广州没有就此作出回应。


通道背后的双城博弈


直到去年年底,广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建华反对东隧西桥修建的方案才为《财新》杂志所报道。


《财新》杂志公开报道后,广州市人大一度将这条新闻置顶于广州市人大官网的首页,引发外界猜测。


广州希望改变东隧西桥的建设方案,取而代之是全隧方案。



国家发改委的批复


据国家发展改革委2015年12月对广东省发改委的批复显示,国家发改委同意建设深圳至中山的跨江通道,“路线起自广州至深圳沿江高速公路机场互通,接已建的广州至深圳沿江高速公路,向西跨越珠江口,在中山马鞍岛登陆,止于横门互通,接规划建设的中山至开平高速公路和中山东部外环高速公路,全长约24公里。”


全长约24公里中,海底隧道长约7.1公里,桥梁长约16.9公里,隧道两端各设置1处人工岛,即所谓“东隧西桥”。


据悉,全线采用双向八车道高速公路标准建设,设计速度100公里/小时,路基宽度41米,桥梁宽度40.5米(不含布索区),隧道净宽2×18.5米。


5年前,来自深圳、中山的省和全国人大代表将广州对深中通道建设的“不积极”视为“没有大哥风范”,但事实上,据《财新》报道,广州并非反对修建深圳到中山的通道,而是反对“东隧西桥”的建设方案,因为南沙作为广州重要出海口,如果出海口上空悬着一座桥,“就像个门梁一样,门梁低,进不了贵客”,广州方面担心这座桥影响到广州作为千年航海商都的地位。


所以,广州建议以全隧道方案修建深中通道。据《财新》报道,如果全隧方案修建,广州愿支付由桥改隧带来的建设成本。但此时,距离深中通道动工建设已两年。


广州等方面没有就此放弃,甚至广东省政协副主席马光瑜等人也提交《关于广东省与广州市合力共建南沙区的提案》,要求广东省发改委就深中通道是否会影响广州航海发展等事宜,作出答复。


编辑:阿苗
精彩推荐